Je_魔法水管

13RW/TSN

第二季太好磕了!!
所以决定诈尸一下()
之前那篇其实还有更可爱的后半段,但原作太太没有理过我的授权申请所以不敢再翻,甚至考虑把上删掉..
谢谢各位喜欢!我是垃圾,原作太太是神仙!
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把原作链接放上来好了。
第二季太好磕了!希望可以续订!也希望这个圈可以慢慢热起来。

【13RW】【Tony/Clay】Won’t Let Go(上)

作者:blondehairgreeneyed09

翻译:魔法水管

*基于歌曲Say you won’t let go by James Arthur


Tony还能记起自己的目光第一次落在Clay身上的那一刻。那时他们是小学三年级,旁边坐着的是个羞涩的、呆呆的男孩,长着乱糟糟的棕色头发和明亮的蓝眼睛。那一年Clay每天都穿着件超级英雄T恤套着蓝色连帽衫加上牛仔裤和运动鞋。慢慢地,Tony赢得了他的信任,通过电子游戏拉近了关系,很快两人就形影不离了。


成长的过程中Tony总是有哥哥姐姐们照看着他,虽然他并不需要太多。Tony总是能独自处理很多事情,大多数孩子也绝不会想去惹恼他。而Clay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他是家里的独生子,而他的言行气质彻底将自己设定成了那种会被霸凌的孩子,他会被欺负,经常。于是Tony就将照顾Clay的任务放在了自己身上,把不知轻重的孩子们放回自己的位置,而最终那些人总是会停手。Tony是那个保护者,那个总是确保Clay没事的人,并且总能把他拉出自己的舒适圈。他们初中时代的友谊曾充斥着电子游戏,留宿和探险。时光飞逝,逐渐成长为少年的他们,也开始共同经历人生。

 

I met you in the dark.

You lit me up

You made me feel as though

I was enough.

We danced the night away.

We drank too much

I held your hair back when

You were throwing up

 

有几个晚上一些念头清晰地划过Tony的脑海,他仿佛能看到什么时候这一切将会改变,就好像他人生的轨迹清晰地铺展在他面前。

 

—Sophomore Year—

他们在Bryce的房子外昏暗的小路上碰面了。音乐撞击着耳膜,像是这个小镇上所有的青少年都在这个派对上。Clay是那个说服Tony来的人,实际上他更想待在家,把时间花在车库里研究一辆车。而Clay已经成长了很多,尽管他也对去派对这件事感到不自在,但他对Tony声称要有一个完整的高中生活就得去做一些让自己感到不自在的事。Tony无情地嘲笑了一番这段义正辞严的陈述,主要因为Tony曾对Clay说过上千遍同样的话。


于是Tony去了,只是为了让Clay开心。


派对嘈杂又吵闹,Tony已经记不清多少次有傻瓜把喝的撒到他身上,或是多少次一个女孩推搡着经过他们身边喊叫着什么。Clay时不时会撞到他身上,通常是因为被推离了原先的位置,然后他就会勾起一边嘴角给他一个不平衡的微笑,表明他绝对已经踏出了自己的舒适圈。


Tony给他们拿了些啤酒,那晚快结束时,在两人都摄入了过多的酒精之后,他们在屋外等待着Tony的一个哥哥来接他们。Clay弯腰在最近的一丛灌木里吐了出来,Tony给哥哥发着地址,同时也不忘嘲笑他。


“Come onbuddy,别弄到衣服上了”他有些责备地说着,抓起他上衣的兜帽把它拎了起来。


Clay举起大拇指作为回应,同时吐得更厉害了。


最终平静下来的Clay把瓶子里的水倒在手上,擦了擦嘴角,转过头对Tony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笑。


“告诉过你别再喝了。”他不禁在拉着Clay有些踉跄地走到路边时埋怨着。


Clay被人行道边缘绊了一下,“好好你是对的伟大的Tony”他嘻嘻笑着,斜靠着信箱继续喝水。


Tony扑通一下坐在他身边,看到熟悉的车头灯光靠近时满意地叹气。


“Hey Tony.”

“Yeah?”


肩膀被捏了一下,他转向了自己喝醉的朋友,接住了对方抛来傻乎乎的微笑。


“Thanks forcoming with me tonight.”

“Always bud.”

 

Then you smiled over your shoulder

For a minute I was stone-cold sober

I pulled you closer to my chest

And you asked me to stay over

I said, I already told you

I think that you should get some rest

 

高中三年级是一出狗屎的闹剧,那可能是Tony高中最糟糕的几年之一。那一年Clay爱上了Hannah Baker,Tony交往了Ryan和Brad,那一年也是他们最后一年正常的高中生活。那时他们似乎是不可征服的,那时每一天的时间都在慢吞吞地前进直到周五下午的到来,但从那一刻开始它又飞奔起来,一眨眼就到了周一的早晨。那一年你为周五的晚上活着,那一年改变了一切。

 

—Junior year—

Tony没有被拖去派对,实际上他才是把Clay拉去的那个。虽然Tony知道Clay最终会去的真正原因是他输掉了和Jeff的赌局,他为此抱怨了一路。这是Jessica的开学派对,这意味着所有人都会在那儿。


不像很多别的派对,Clay和Tony都站着,看着周围的孩子们尖叫、大喊、大笑、哭泣,他们一直在喧闹的同学们中间喝着酒,大笑着。直到Clay蹒跚颤抖地走下楼梯,看上去像是一只突然被车灯照懵了的鹿。Tony知道他在上面和Hannah在一起呆了有些时间了,在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向她之后。


“嘿!哥们儿,等等!”他喊道,看着Clay在前院的草地上呆呆地停下,看上去比他见过的任何时候都更迷惑,“怎么了?你怎么看起来跟只鬼似的?”Clay只是摇了摇头,看起来心烦意乱,“我不知道,我是说那一刻…然后…我不知道。”他微噘着嘴,看上去焦虑又难过,身体因为酒精的作用轻轻摇晃着。


Tony有些同情他,“Come on dude,”他温柔地捏了一下Clay的肩并把他带向车上,“没什么是一杯Rosie’s的奶昔不能治愈的。”


大概在午夜的时候,他们被要求离开Rosie’s因为他们要关门了,于是他们在Clay家门外停下,坐在Tony的红色野马前盖上,享受着夜晚的最后几分钟,然后Clay就得冒险潜入,希望他足够安静不会惊醒父母。


“Come on我们都应该睡点觉了。”Tony最终说道。


Clay大声叹了口气,姿态优雅地跳下了车盖。他向前走了几步,转过头越过肩膀向Tony露出了他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。


Tony的心跳漏了一拍,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被放慢了,以慢动作移动着。Clay的蓝眼睛充满了开心和愉快,他的微笑,那样的笑他只给过极少数被选中的人,而那一刻Tony知道。他的呼吸卡在了喉咙里,他发誓在那一刻世界停止了旋转。那个孩子突然间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,他已经长大了,这仿佛是他第一次见到他。一阵兴奋冲过他的身体,他的每一个部分都感到一阵燥热,似乎永远无法再被冷却。他的掌心变得湿冷,他的心脏跳得飞快,像是要蹦出胸腔。


Clay现在完全转过身来了,那个微笑依然停留在脸上。“Hey你要留下过夜吗?”


Tony强迫着自己呼吸,他的目光依然不能从Clay的眼睛上移开。他轻轻摇了摇头,试图清空大脑,在摇头之前没有放任自己说话,“不了兄弟,你得早点睡。”


Clay点点头,给了他那个可爱的露齿笑。“好吧,明天见。”他说,然后转过身继续缓缓地走上台阶。


强迫更多空气挤进肺部,Tony试图甩掉Clay滑下引擎盖时在他身上掀起狂风巨浪的不稳定情绪。他的意念正追逐着Clay的眼睛,他的嘴唇,他的头发,他的双手…


“Tony!”


他猛地转头,目光直直地落在了Clay的唇上。


“Thanks for beingthere for me tonight.”


呼出一口气,“Always.”

 

I knew I lovedyou then

But you'd neverknow

'Cause I playedit cool when I was scared of letting go

I knew I neededyou

But I nevershowed

But I wanna staywith you

Until we're greyand old

Just say youwon't let go

Just say youwon't let go

 

有些年总是过得很慢,几乎是痛苦的。高三是HannahBaker自杀的那一年,留下了一堆乱糟糟的生命和记忆。一年过去了,看上去生活终于要开始重新回归正常了。高中三年级到四年级之间的那个暑假是一个例行公事的普通假期,也是一个有着混杂的情感,试探的瞥视,泛红的脸颊,耳边的细语和飞快跳动着的心脏的夏日。

 

—Summer—

那是一个温热的夏天的傍晚,空气中充斥着雨水和潮湿的气息,令人感觉夏天永远不会结束。天空正酝酿着一场暴风雨,那些黑着脸,隐藏着愠怒的云预示了即将要发生的事。


“把螺丝刀递给我。”Tony不耐烦地命令道,他的脑袋隐藏在车盖下。


一个沉甸甸的东西落在他手上。


“你忘了说请。”他身边一个同样带着情绪的声音传了过来,语气里带着奚落。


Tony抬起头露出一个干笑,“请”他挖苦地嘟囔着。


Clay的回应是一个白眼,“你这车坏的真是时候啊Padilla。”


眯起眼睛,他嘲笑道,“Jensen如果你知道怎么使用工具的话这早就弄好了,但因为这个,在车修好之前你得在雨里呆上一阵了。”


Clay的笑让他的态度软了下来。“我只是说说,这不是最糟的。”


BOOM


风越刮越猛,树摇晃着,低声吹着口哨,云在两人头顶愤怒地打转。


“我们要不要去找个躲雨的地方?”


Tony从车盖下抬起头,“我不认为这附近有躲雨的地方兄弟。”他大声叹了口气,用西班牙语骂了几句他们现在的窘境。砰地关上车前盖,感受到滴落在身上的雨点又大声骂了起来。


他注意到Clay咬着嘴唇,红着脸颊听着那些愤怒的词汇。


一瞬间天空仿佛裂了开来,大雨倾盆而下,一下子把他们淋了个透。两人跳进车里,把自己封进安全干燥的区域后笑着舒了口气。那一小会儿只能听到雨滴砸落的声音和两人的呼吸声。


BOOM


Clay是先开口的那个,他的声音充满了愉悦,“就像我说的,你的车坏的真是时候啊。”


Tony瞪了他一眼,“闭嘴Jensen。”


Clay咧嘴笑了笑,“用钥匙试试看看你修好了没。”


Tony转动了钥匙,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启动声,过了一会儿又归于平静。他叹了口气,向后倒向座位靠背。


Clay捏了一下他的前臂,“像我说过的,这不是最糟的。”


Tony抬起头,盯着他过分乐观的朋友,“还有什么比在悬崖顶端抛锚,没有手机,还遇上了暴风雨更糟糕的吗?”


“我是说你可能会和Ryan一起困在这里之类的。”


Tony哼了一声。


“或者更糟Brad!”


“Hey!”Tony笑了起来,“Come onBrad没那么讨厌。”


Clay转过脑袋给了他一个不相信的表情,“我们说的是同一个Brad对吧?”Clay双臂交叉抱在胸前,转过身体面对着Tony,“那个因为你没有朝着他的方向呼吸就抱怨,那个每天花50%的时间呆呆地看着你,另外50%的时间瞪着我的那个Brad?”


Tony翻了个白眼,“Awwcome on他是在嫉妒你!”


“嫉妒我,说真的谁会嫉妒我?”Clay大笑起来。他的迟钝一直是一样在Tony看来令人恼火,但同时使人迷恋的东西。“没人会嫉妒我的。”


Tony开玩笑似的,“因为我所有的注意力总是在你身上。”他笑着。


Clay翻了个白眼,“他还是很糟糕。”


BOOM


地面晃了晃,Clay和Tony都跳了起来,闪电似乎直接击在了他们旁边。


他不太确定这是怎么发生的,但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和Clay离得有多近。Clay面对着另一边,盯着闪电刚刚击中的地方,但缓缓地,他转过头面向Tony,又是这样,几厘米的距离。


空气变得粘稠,他们的嘴唇只有几厘米的距离,他们的眼睛急于表达什么却又带着戒备,感受着对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脸上。Tony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要爆炸了。


他或许早该知道这最终会发生的,在他们无数次不小心到了这样的位置之后,但总有一个人会先退开,在他们拉远距离时一笑而过,花上几分钟试图忽略那份尴尬——在他们落回跟平时相同的结局之前。Tony努力忽视着自己的感情,强迫自己待在安全界限之内,不去摧毁这段从小建立的珍贵友谊。他在Clay身边总是格外小心,绝不想让他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感到不舒服,尤其是在让他知道了自己是gay之后。


Tony的目光跑向了Clay的双唇,一滴因为动作迟缓而滞留的雨滴划过他的唇边,然后他望进了他的眼睛,那双漂亮的,疑问的,迷惑的眼睛。


这次不一样了。他甚至不记得是谁先前倾的,或许他们都做了同样的动作,也或许是车里充斥着的性张力让Tony再也无法忍受了。


但他们的唇在一个试探的,美好的,颤抖的吻中接触了。蕴含了太多情感,一点疑问,一点试探,比那更多的是一点纯粹的理直气壮,好像一直都应该如此。


Clay的嘴唇很柔软,就像Tony想象的那样。他的吻令人沉醉迷恋,像是如果他突然停止吻他,就会失去氧气再也无法呼吸,像是世界也会在某种意义上停止。


当空气变得必要时,两人拉开了距离,微微喘息着,眼中带着疑问。


Tony停顿了一秒,努力消化刚刚发生的事。毕竟这是他两年来一直等待渴望的。他几乎害怕去看那双眼睛,因为如果那里有一丝恶心或后悔,他的心会被击得粉碎。


但突然一只手试探着伸向他的,有些不确定,或许有点犹豫,但这让他抬起头看向对方。


Clay脸颊通红,他的眼神有些呆滞,似乎现在才第一次见到Tony。他的双唇微微分开,泛着浅红色,但他依然在几厘米远的位置。他的指尖终于触碰到了Tony的,然后给了他那个标志性的弯弯的露齿笑。他仍显出一丝疑问的样子,好像他才是害怕被Tony推开的那个。


Tony抓住他伸来的手紧紧握住,还给他一个微笑的同时身体前倾,用一个灼热的吻捉住了Clay的双唇。


这次它充满了感情,郁积了多年的感情。这是那种一生一次的吻,那种你能在电影里看到的,但这个是在现实生活中的,在Tony的生活中的。


他的手指伸进Clay的头发,托住他的后脑把他拉得更近。他能感觉到大腿上的手,重量造成的轻微压力被转换成了尽可能缩小的距离。


Tony从来想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能带着那样的热情接吻,尤其是当他们在学校走廊上的时候。他从没有像他总是看到Alex和Jessica做的那样,以那么多热情去亲吻别人。他记得自己曾觉得这多么奇怪,怎么会有一个人有着那样强烈的渴望和需要去亲吻另一个人。


天啊他错了。显然他一直在吻着错误的人。因为当他的嘴唇接触到Clay的时,他感觉自己犹如置身天堂。所有的感官都超负荷了,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,仿佛如果他现在停下亲吻他地球也一定会停止转动。那是沿着单行道开一辆超速行驶的车,像是路的另一头什么也没有那样毫无顾忌地飞驰着的感觉。那是纯粹的理所当然,知道在那一刻,你正做着理应去做的事,一切都本该如此的感觉。


Clay在Tony放开他嘴唇,感受到脖子上蔓延向下的吻时漏出轻声的呻吟。湿漉漉的衬衫被丢到一旁,Tony滑到了另一边的座位上,双臂撑在两侧避免自己的全部重量都压到Clay身上。然后他认真地看着他。


Clay的嘴唇现在是亮红色了,有些微肿,他的眼睛明亮剔透,他的头发乱糟糟的,眼中依旧带着一点疑惑。


Tony笑了笑,再次前倾,在他的颈侧落下一个吻,享受着体内被激起的冲动和情欲,他微弓着背,离开了他的座位,发出急促的呼吸声。他用一只前臂支撑着自己同时继续亲吻着Clay身体每一个目所能及的部分,他的胸口,他的肩膀,他的锁骨……在最终再次回到他的嘴唇之前,他带着些微犹豫放慢了动作。


但Clay在Tony徘徊在身前几厘米处时做出了这令人惊讶的举动。他直直地回看向Tony的眼睛,他的蓝眼睛急切地想表达什么,充斥着激动和一些Tony不太能准确描述的东西。一只手把他带回了现实,一只带着坚定的手,温柔地穿过他的头发,直到它落在了他的后颈,然后牵引着他重新遇上了那唇瓣,让他知道一切都没关系,而这里就是他应该在的地方。



I wake you upwith some breakfast in bed

I'll bring youcoffee

With a kiss onyour head

And I'll take usto school

Wave you goodbye

And I'll thankmy lucky stars for that night





小男孩们谈恋爱真是太好了(抹眼泪

真的很喜欢这部剧….

ao3寻粮看到这篇甜齁的短篇手痒就翻了。问了授权但太太一直没有回复,连载文也一直没更,如有冒犯删。

一切小学生文笔都是我的锅,原作太太很棒的。

希望有人抱团取暖(